您好,歡迎來到中國建材信息網! 登錄 個人注冊企業注冊

民營設計企業生存環境惡化 設計事務所資質如“雞肋”

  中國勘察設計協會民營設計企業分會及建筑時報記者在北上廣召集了民營企業及事務所的座談交流,了解現狀。

  今年3月在廣州,7月在北京,8月在上海,分別在廣東省注冊建筑師協會秘書長鐃沃平、北京俞龔琪元建筑事務所合伙人俞邊疆會長以及上海經緯規劃建筑設計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葉松青會長的召集下,民營分會組織了北上廣事務所和民營企業座談會。

  問題主要圍繞以下幾個方面:

  公司(事務所)去年及今年的經營狀況如何業務主要來自哪些領域

  對市場變化有什么感受發展碰到的主要難點有哪些

  對建筑師負責制、全過程咨詢、EPC以及總包商出施工圖等試點有什么看法如何做好準備

  對行業協會的工作有什么具體或方向性建議等。

  作為中設協民營分會秘書長,本報記者主持了三個座談會,總體感覺多數的民營企業充滿著濃濃的焦慮和迷惘感。

  民營設計企業生存環境惡化

  總體說來,從去年到今年設計市場好轉,增量明顯,企業項目表現上看還比較飽滿,項目類型也比較多樣:開發商從一二線城市轉戰三四線城市,城市更新、新農村等,但是項目的周期變長,尤其是反復修改調整比較多,而設計收費難,拖欠款多。

  座談企業反映最強烈的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人才流失。這兩年無論企業大小一致感覺留不住人、招不到人。據說北京某大型國有企業一年內人員流失達13。骨干人才流失,年輕人不肯來,校招能收到的應屆畢業生也大為減少。主要原因是相比房地產、互聯網等,設計行業創新不夠,整體提升不夠,無論是行業發展還是薪酬等方面越來越失去吸引力。另外,一線城市生活成本太高,小城市又實施各種優惠,人才回流到三四線城市。設計單位通過各種方式留人,但見效甚微。

  二是體制內外差距加大,民營體制限制范圍擴大,公平公正有名無實。近幾年國有投資為主體,民企投資量大為減小,依托民企投資生存的民營設計企業生存發展空間越來越小。公開的招投標,體制外企業機會少。很多已改制的企業只好“打擦邊球”,向體制內靠,與國企合作或選擇其他的方式。民營企業評優等依然渠道不暢。

  三是招投標不規范。雖然設計招標方式做出了改革,但在現實中依然不規范。一方面招標文件有諸多限制性條件,另一方面假招標或圍標現象普遍。而招投標加分的條件也各不相同,比如資質等目前各地各個項目政策都不同,導向性也不同,造成企業無所適從。

  四是對行業未來方向不明。行業管理轉型,企業對于未來的政策走向很迷茫,有關資質資格等變革也難以做出及時的應對。對于建設組織模式的改革試點,總包、全過程難有機會介入。而且現在操作也不透明,管理也不成熟,責任風險非常大,在當下的市場難以全面推行。

  五是關于設計收費的問題,依據取消、收費低廉、業主壓價、同行“暗算”等不正當競爭行為普遍。

  雖然有很多的抱怨,但民營企業的主基調還是自強自立,感謝時代賦予的機會,感受到當前無論是國家還是行業都在深刻變革,政府大力“放管服”,營造更加便利的營商環境。民企的優勢是決策自主、靈活,可以根據市場情況做出自己的決策,一部分企業通過平臺、上市等聯合升級資質,做強做大,另一部分企業要選擇做精做專,做出特色,在多元化的市場里一定會有好的發展。

  事務所資質如同“雞肋”

  在廣州和北京的座談會上,設計事務所總體反映不樂觀,在以國有投資為主導的市場背景下,事務所資質已經成為“雞肋”,棄之不忍,不棄難存。占比超過80%,因此悲觀的看法具有典型意義。

  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準入受限,沒有多少項目的招投標事務所可以參與,常被擋在門外。有老總表示他買了某招標網站的會員,幾個月下來只看到3個項目事務所不受限可以投標,但事實上根本不適合事務所參與或早已有目標,只是過走個形式的假招標。

  二是事務所資質無用武之地。不少事務所表示表面上看還活著,是因為有一些老客戶或只做方案,真正要市場化生存,基本上需要穿著“馬甲”。事務所以自己的特色生存,因此客戶關系也相對固定,但最近一年客戶卻越來越多地提出要求,希望能穿個“馬甲”以便應對各種過去沒有的要求。原來業內共有為數不多的幾家同時擁有建筑、結構、機電三個事務所的企業,現在基本完成或正在進行整合升級到行業甲級資質。

  三是政策環境不利。有人提到,在WTO十五年保護到期的最后時間發布的促進建筑工程設計事務所發展的意見,不排除只是為了“應付”國際組織而出臺的政策,以至于在實際操作中會反其道而行之:事務所原資質可以承接項目的總包,但是2017年底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提到“工程總承包單位應當具有與工程規模相適應的工程設計資質(僅具有建筑工程設計事務所資質除外)”,不僅沒有“鼓勵”,還有違反市場經濟規律之嫌,直接限制業主的自主選擇權。因此到目前為止一年多時間,事務所數量不增反減(未見有新增事務所名單公告),生存雪上加霜。

  由于事務所的經營模式,一般從策劃開始,為業主提供全過程服務,有些小型的項目會做到總承包,而且事務所與主持人個人的執業責任相一致,最適合建筑師負責制。但是由于現在的試點項目都是國有投資項目,選擇國有設計單位,而企業和個人的責任依然不統一,建筑師還不能真正“執業”,所謂“負責制”無從談起。

  四是事務所是單專業,原來固定合作以國有大院為主,但近來國有大院也生計艱難,原來不屑于做的“小而硬的骨頭”現在大小統吃,不給事務所留機會。而且合作的條件也更為苛刻,基本上是“包清工”做“勞務”,難以體現設計創意者的價值,很多時候還會變成“引狼入室”,直接被“搶”走項目的現象也很普遍。

  五是人才反流現象。最早做事務所的都是國有大院的骨干帶了一批人出來做,多年來人才的流向基本上是從國有大院流向民營企業,而目前呈現反轉態勢,在合作項目之后,事務所有一定經驗的專業技術人員被挖走的現象頻現,導致部分事務所幾乎癱瘓。

  六是同質的不公平競爭。越來越多的國有大院在內部實施合伙制或設立個人工作室,他們享受著體制內大院的各種優勢和資源,同時又與事務所有共同的經營模式,因此成了事務所最大的競爭對手。

  七是稅收優惠不再。在全國約300家事務所中,無限合伙制事務所占40%,實行的是定稅,營業稅、所得稅和個調稅等合一,相比企業有比較大的優惠。但是“營改增”之后,上海、廣州、北京先后都取消了定稅制,無限合伙制事務所只有無限的責任,而不具有其他稅收優勢。

  大家抱怨:當下的環境、政策、導向顯示設計事務所正在走向“消亡”,一些經營十多年的事務所創始人表示很難再堅守,要另謀他路。

  會上也有一些事務所尋找到合適的模式和途徑,做出他人難以替代的獨特的競爭優勢因此發展良好,如廣州容柏生結構設計事務所、北京別處空間等。

  在抱怨之外,也有事務所樂觀地表示,事務所出身于市場經濟環境,自力更生,開創了自己的事業。創始人做的不是企業,搞的不是經營而是“情懷”,自己集所有能力于一身,不做夢不悲情,只要自己能生存,事務所就可以生存。

  各個層面都要做出積極應對

  民營企業已占到80%以上的情況之下,為什么中設協以及各地協會要成立“民營分會”,業內一直有疑問之聲。

  在討論中大家共同的心聲是“二八理論”在這里表現得極為明顯:行業內20%的國有大院占據了資源、市場和人才的80%,而80%的中小型民營企業對行業的貢獻率也許只有20%,但他們卻提供了80%的就業崗位。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的樣本是社會投資的小型工程而非政府投資的大型項目,全球化的市場經濟健康度也非常注重中小企業的生存狀況。

  因此座談企業一致希望相關管理部門能夠充分關注民營企業的呼聲,真正落地“促進、鼓勵”措施,為他們的生存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同時行業組織要為量大面廣的中小企業提供更有價值的服務,為行業承擔起應盡的責任。最為重要的是,面對外部環境的變化,民營企業(事務所)自身需要做出主動的調整和積極的應對,否則就難免會面臨被淘汰的結局。




微信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關注公眾號
Copyright ? 2015-2016 中國建材信息網(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關閉
二连码